如何判断当前的物价上涨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1/22/2008    共浏览 10301 次

今年以来,我国的物价上涨以及相应的通货膨胀成了社会关注的主要话题;各界提出了不同的说法,如结构性通胀、严重通胀等,最近又提出“明显通胀”一说。如何理解这些说法,又如何理解目前通货膨胀的成因呢?本文就此作一简要评析。

  近年来我国通货膨胀的形势演变

  从物价上涨通货膨胀。一般地,当最初出现物价上涨时,政府乃至学界都不愿把它看成是通胀的开始。通货膨胀的典型标志是:一般物价水平普遍而持续地上升;显然,除非在非常时期,任何物价上涨都是由特定领域乃至特定产品开始的。因此,在通胀初期人们都会试图用暂时性因素解释。如,此轮物价上涨首先源于农副产品;因此,有人将物价上涨归咎于饲料价格的上涨和疫病的暴发,并称肉价很快可以稳定。然而,一年来,肉价并未下降,反而引发了禽蛋、家禽和食用油等价格的上涨;人们开始相信这一轮价格上涨不是短期现象,从而逐渐形成了存在通胀的共识。

  从结构型通胀到严重通胀。尽管社会各界已经广泛承认存在通胀,但基本上还是坚持这种通胀是温和型的,并且是结构型的。温和型通胀的典型特征是:通胀率低而且比较稳定,而结构型通胀的典型特点是:在整个经济处于总需求和总供给平衡下由于经济结构方面的变动而导致价格上涨。确实,目前物价上涨的趋势并不是由于市场商品短缺而造成,代表生产物价的PPI与代表消费物价的CPI之间也出现了明显的背离趋势,因而目前的通胀基本上还是属于结构型。但不可忽视的是,当前的物价上涨无论是在幅度上还是范围上都有加剧的趋势,从而有可能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全面性通胀:一是由食品类价格上涨的拉动,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已经从1月的2.2%上升至11月的6.9%;二是能源价格上涨的传导效应也已愈发明显,工业消费品生产企业将面临巨大的成本推进涨价压力。

  尽管目前通货膨胀潜伏着恶化的可能,但称它已是严重通胀显然是夸大其词的。因为严重通货膨胀的两个基本特征在当前并未出现:一是通货膨胀率较高并还在加剧,这往往被称为奔驰的通货膨胀;二是,通货膨胀率非常高并完全失去了控制,这往往又被称为恶性通货膨胀。当然,不容置疑,当前中国社会也存在诸方面的通胀压力:一是体现为能源诱导的成本推动的通胀压力,二是体现为房市、股市引发的需求拉动的通胀压力,三是由农产品引领的价格扩散的通胀压力。并且,在中国总体经济发展看好甚至加速增长的预期下,以上种种因素都会导致通胀的进一步发展。

  通货膨胀诱因有三

  诱发当前通胀的直接因素主要来自三个方面:1.粮食、猪肉等农产品价格上涨推力,其涨幅已超两位数,这会进一步向其他消费品、服务品蔓延,并在市场预期的放大效应下可能出现消费品价格的恶性循环;2.能源、有色金属等资源类价格的上涨直接影响纺织、塑料、家电,乃至整个加工业,使得粗加工产品的价格急速上涨。3.房价、股价的飞涨也是引发通货膨胀预期的直接因素,因为当人们看到房产、股票和越来越多产品的价格升高时也开始接受涨价,因而卖方也就可以提高价格,从而促使价格的持续增长。如果说前两项导致了结构性价格上涨,那么,通过房市和股市的传播,就会形成全面性的通胀。

  正是基于这种情势,2007年以来央行先后加息5次,9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试图加强对宏观经济的调控,为增强调控效果,必须解剖当前通货膨胀内在的深层原因。事实上,源自西方的宏观调控仅仅是微调政策手段,是以整个市场运行比较平稳为前提的,仅仅是对良性市场机制的适当修补;但中国的问题在于市场机制本身不健康。

  一般地,社会经济的无序增长有两个典型特征:一是经济增长是粗放投入型的,从而导致资源成本的不断上升;另一方面,收入分配是势力博弈型的,纯粹的力量较量必然会产生严重的分配不公正,并随着收入差距的拉大而形成了两极化的趋势。显然,就资源推动的供给制约型通货膨胀压力而言,除石油价格与国际地缘政治关系紧张有关联外,其余的基础性生产资料和基本生活资料大幅涨价均系供求关系变化所致,根本上源于长期以来我国粗放式发展的结果,从而根本不是短期的宏观政策可以根除的;同时,其他类型的通货膨胀也都与当前社会收入分配两极化或者由此而来的流动性过剩有关。

  一方面,就农产品引发的结构性通货膨胀压力而言。一般来说,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那些生产率提高较慢的产品或行业的价格会有相对的上升,因而农产品价格持续上升也是长期的正常的现象。但问题是,农产品价格的变动会造成一个严重的困境:如果农产品不涨价,那么农民的收入就无法提高,况且原来农产品的价格本身就不合理;但农产品价格提高却会损害工薪阶层利益,因为他们的恩格尔系数最高。显然,这里的根本问题不是要不要涨价的问题,而是如何避免工薪阶层受损的问题;为此,根本途径是提高工人的工资,这就需要对当前的社会分配体制进行改革。

  另一方面,就房市、股市传导的全面性通货膨胀压力而言。房价上涨直接的原因是有需求,而这又有两个问题:一是需求来自何处,二是需求为何集中在大中城市?就前者而言,需求来自高涨的储蓄率,而储蓄率之所以高涨又是因为收入两极化的缘故;就后者而言,中国小城市或农郊地区的居住环境、交通设施与大中城市相差太远了,而之所以如此差的根本原因在于那些地方太穷了,这又是收入分配两极化造成的恶果。同样,中国的股市之所以会有如此巨大的波动,也就在于中国存在非常庞大的流动资金,而在人们的生活水平还处于如此低的情况下又如何有这么多的流动资金呢?这又是由于收入分配两极化的结果,因为按照边际消费递减规律,收入两极化必然会导致整个社会的高储蓄率。


Cheap Jerseys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版权所有  @2008-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