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期】转载《联合早报》报道:怪经济学家,别怪经济学

发布者: admin     发布时间: 4/13/2009    共浏览 3767 次

怪经济学家,别怪经济学

                                                       2009-03-20

罗德里克

    在世界经济陷入深渊之际,经济学家的批评者甚至认为,这个专业是导致此次经济危机的共谋。的确,经济学家有需要作出一番解释。

       不受限制的金融自由可以促进经济发展的看法,是经济学家倡导和普及的。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反对政府过度监管的危险。他们的技术专长——当时看来是如此——让他们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甚至可以进入权力的走廊。

  

对于解决方案莫衷一是

    只有少数经济学家,如鲁宾尼(Nouriel Roubini)和席勒(Robert Shiller),对即将来袭的危机发出预警。更糟的是,经济学家对经济如何摆脱困境也没有提出建设性的看法。以凯恩斯主义者的经济刺激计划来说,他们的观点严重分歧,一些认为绝对必要,一些则认为没有效率而且有害

  在重新监管金融方面,经济学家们不乏好建议,但却没有什么共识。过去他们几乎一致地大力鼓吹世界以金融为主的好处。现在,对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大家却几乎完全没有相同的意见。

  难道经济学需要一次巨大的变革么?我们是不是要烧毁现在的教科书,然后再从头开始书写?当然不是,如果没有经济学家的分析工具,我们现在都还不能了解目前危机的本质。

  例如,为什么中国积累外汇储备的决定,会导致俄亥俄州一名抵押放贷者冒过度的风险?如果你的答案没有运用来自行为经济学原理,代理理论,信息经济学和国际经济学等的因素,就很有可能是严重的不完整。

 

问题出在经济学家身上

  问题不是出在经济学,而是出在经济学家身上。问题是经济学家们(以及听信他们的人),变得过分相信他们偏好的经济学模型:市场是有效的、金融创新能把风险转移给最能承担的人、自我管制是最好的、而政府的干预是无效率且有害的。

  他们忘记了还有很多可以把经济引导到全然不同方向的模式。过于自信造成盲点。如果有什么需要改变的的话,应该是这个专业的社会认知能力”(原文是sociology of the profession)。教科书,至少高等课程所使用的,并没有问题。

  非经济学家一般认为经济学是崇拜市场和狭隘效益概念(分配性的)的学科。如果你唯一上过的经济课程是个典型的入门调查,或是你是个向经济学家询问对政策的简要评论的记者,你的确会有这种感觉。但当你上多几个经济学课程,或是在高级研讨班里再多花一些时间,你就会有完全不同的理解。

  劳动经济学家不仅把焦点放在工会可以怎样扭曲市场,同时也知道在某些情况下,工会也可以提高生产力。贸易经济学家研究的,是全球化对国家内和国家间不平等的影响。金融经济学家对有效率市场这个假设失败的后果,发表了不计其数的著作。开放经济学的宏观经济学家研究的是国际金融的不稳定性。高级经济学需要研究市场失败的细节,以及政府可以帮助市场更有效运作的种种方法。  

 

经济学家的失误

  在实用经济学领域里,宏观经济学可能是唯一会因为更多的培训,而扩大经济学家和现实世界距离的学科。这是因为它依赖高度不实际的模型,因此牺牲了技术上的严谨要求。不幸的是,从目前的需要看来,自从凯恩斯解释了市场总需求不足,经济会受制于失业率理论后,宏观经济学家们在政策上并没有取得什么进展。一些学者如德龙(Brad DeLong)和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甚至会说宏观经济学实际上是倒退了。

  经济学其实是个有着多种模型的工具——每一种都代表着现实生活的某个方面。经济学家的能力就取决于如何运用正确的模式来应对当前的情况。

  因为经济学家享有太多特权,所以经济学的博大精深并没有在公开的辩论中反映出来。经济学的本质是列出可能解决问题的方法,以及所需付出的代价。然而,现在的经济学家所传达的经常只是自己的社会和政治偏好。他们不再是分析师,反而成了理论家,只选择自己所偏好的社会安排。

更有甚者,因为害怕让无知的人变聪明,经济学家不愿意将自己的怀疑和公众分享。没有一个经济学家可以肯定他所偏爱的模式是完全正确的。但当他们在推销自己的方案并排除其他选择时,他们结果会以过分自信的口吻来说服大家什么行动是必要的。

  讽刺的是,当前经济学领域里的混乱,比起之前误导性的共识,更能反映这个专业的真正增值。经济学最多只能让决策者看清选择,并不能帮他们作出选择。

  当经济学家意见不同的时候,人们对经济如何运作的不同看法可以有更好的认识。一旦经济学家的看法太过一致,就是我们提高警惕的时候了。

 

    作者Dani Rodrik是哈佛大学约翰·肯尼迪政府学院政治经济学教授,社会科学研究院Albert O. Hirschman奖的首位获得者。近作是《一个经济状况,多种对策:全球化,体制和经济增长》。

英文原题:Blame the Economists, Not Economics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09

 



Cheap Jerseys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版权所有  @2008-2010